当前位置:烟台代孕 > 武汉助孕 >
代孕产子费用 :恭喜,季小姐,你代孕6周了她却
文章来源:http://www.majienuo.cn  发布日期:2020-01-13

  

  季温颜从医院回来后,整个人都心事重重的,耳边不断回放医生的话语,“恭喜你,季小姐,你代孕六周了……”

  代孕,她怎么会代孕呢?自从嫁给顾北辰,两年都是独守空房,她连着真正的女人都没有做过,到底是哪个环节出了问题?浑浑噩噩的,她回到城南的别墅家中,一开门,发现公婆居然都在,心底不由得打了个晃,攥紧了手里的包,笑着打招呼,“爸,妈,你们都在啊,等我一下,我马上给你们做晚饭。”

  “快点去吧,等你都快饿晕了。”婆婆李美玉不耐烦的挥挥手。

  “孩子刚下班累得慌,你就知道指挥她,让她歇会儿又不会怎样。”公公顾江河通情达理的说。

  “没事的,爸,我上班不累,你们能过来,我怎么能怠慢呢。”季温颜一边说,一边将手包也带到了厨房里。

  客厅里忽然传来李美玉的惊呼声,“老爷子,老爷子,你怎么了,你别吓我啊。”

  “爸?”季温颜看着外边混乱的情况,险些摔了手里的餐盘。此刻公公不知道因为什么,居然躺在地上不省人事,婆婆手足无措的在一旁喊着。

  季温颜迅速的上前,跪在公公的跟前,以最快的速度检查了一下他的情况后,开始做胸部按压。

  “老爷子,你别吓我啊。怎么说晕倒就晕倒呢。”李美玉颤抖着声线说。

  “妈,你赶快打急救电话啊。”季温颜着急的吩咐。

  十分钟后,医院急诊室里,老爷子被医生带走后,季温颜才发现自己手心都是冷汗,浑身虚脱的不像话。

  “你刚刚到底对老爷子做了什么?奇奇怪怪的,要是有什么问题…”李美玉嫌弃的看着儿媳妇。

  “妈……”季温颜心底的郁结加上身体的劳累,还未缓过来就被李美玉一个手指给弄得晕厥了。

  “呵,还真是娇气啊……你爸还没醒呢,就会添乱。”

  季温颜昏迷后,一直在做梦,梦见两年前,跟顾北辰相见的场面。

  当时,顾北辰出了严重的车祸,被送入她在职的外科住院治疗,男人很英俊,声音也是好听极了,最关键还是特别有钱,惹得小护士们心花怒放,都不好好的上班了,季温颜没有做那些不切实际的梦,还是勤勤恳恳的上班,将顾北辰当做一个普通的病人对待。

  可能是她截然不同的冷漠态度,让顾北辰反而留了心,那天,他就忽然握住她的手问,“你怎么从来不看我,让我猜猜,你结婚了,或者你不喜欢男人?”

  季温颜吓得脸颊通红,甩了男人一个不痛不痒的耳光,“混账。”

  后来顾北辰就到处宣扬,她打了病人,季温颜吓得不轻,她好不容易有个稳定的工作,怎么能随便丢了呢,更加雪上加霜的是,家里的父亲病重,急需一笔不菲的治疗费。

  手足无措的时候,顾北辰跟他说,她如果答应嫁给她,就既往不咎,还能帮他垫付父亲的医药费。

  季温颜看着男人英俊绝伦的脸,一咬牙答应了,可接着,顾北辰就非常诚实的告诉自己,他因为车祸,性功能丧失,这辈子可能都当不了正常的男人,季温颜如果想要反悔还来得及。

  季温颜吓到了,但她一个小女人,面对天灾人祸的,还能怎么选择。

  梦里,她不断的自责,到底是怎么代孕的呢?她一直循规蹈矩的,上班,下班,回家,跟闺蜜相聚,身旁连一个异性的物种都没有。

  “对不起……”梦里,她没有意识的呓语着,内心深处是对顾北辰深深的自责。

  “醒醒,乖媳妇,你快醒醒啊。”这时候,耳边居然传来李美玉的轻唤,不同于往日的尖酸口气。

  季温颜缓缓的睁开厚重的眼皮,入目,是李美玉带着惊喜又呵护的脸色。她心底不由得一惊。

  李美玉立刻握起她的手,声音带着责备,却满含温柔,“傻孩子,你代孕了,怎么也不告诉妈妈呢?害得妈妈还指责你添乱。”

  “妈,我……”季温颜心底咯噔一跳,瞬间清醒过来,接踵而来的是惶恐。因为顾北辰当时担心父母会难过,所以并未隐瞒他性功能丧失的事情,联合医生一起欺瞒。

  “好了,医生都给我说了,你代孕六周。你还想瞒我到什么时候。”李美玉一边说,一边忍不住心底窃喜。

  “医生说了什么?让妈你这么高兴。”忽然,门口闪现出一个高大熟悉的身影,不就是她的丈夫顾北辰吗?

  算算日子,他们已经快3个月没有见面了。

  “顾先…”季温颜习惯性的要喊他顾先生,见李美玉在场,只好改口,“北辰,你来了。”她几乎不敢看男人的眼睛。

  “北辰,你都不知道吧,温颜她有了你的孩子。”李美玉兴奋的说道。

  骤然,顾北辰的脸色一僵,用不可置信的眼神看着季温颜,墨黑的眸子里,还藏着暴风雨。

  季温颜顿时害怕极了,连忙别开视线,什么也不说。

  “好了,妈我知道了,您先去照顾爸,这里有我就行。”顾北辰说着,将李美玉推了出去,顺带关上了房门。

  “那个,顾先生,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……我觉得是医院弄错了结果。”季温颜极力的想要解释。

  可顾北辰眼底只有愤怒,不等她说完,扬起手,就是一个狠厉的巴掌落下女人的脸上。

  季温颜呆愣的瞪大了眼睛,脸上火辣辣的疼仿佛也感受不到,心底只剩下一片冰寒。她难以置信的看着跟前的男人,温文尔雅,样貌俊美的男人,撕破脸竟然是这样的样子。

  平时,即便他将她当做空气,她还痴心的早将他当做丈夫,还幻想着某天,他能将她当做妻子对待,即便没有性来维护也可以。

  “下贱。”顾北辰薄唇里吐出两个字,宛如一把锋利的刀子,划开了女人的心口。

  季温颜甚至连着多余的解释都没有,含着泪看向男人,“你不信我?顾北辰。”

  “要我怎么信你,野种都有了,是我当初瞎了眼,以为你老实本分,没想到,你一样的下贱,不跟男人上 床,你就活不下去了吗?”顾北辰眼眸里都是猩红色,像一头发怒的狮子。

  “我没有,我没有做过这样的事情。”季温颜大吐苦水,急红了脸庞。

  顾北辰上前,狠狠捏住她纤细的下巴,“当初你拿了我一百万,就该履行承诺,一辈子当我顾北辰的挂名妻子,若敢背叛,除非你死。”

  “顾北辰!呵呵,我当然知道,我是你花钱买来的,可我也有我的原则,我的尊严。我尊重你,从不向外人透露你的隐私,可你,又何曾想过我的处境?”

  “你有难处?你能有什么难处?上一个轻松的班,豪车出入,花着我给你的生活费,这是多少女人梦想的生活,你居然还不知足。”

  “我从没开过你的车,因为我没有驾照,这一点,你好像并不知道吧?我更没有花过你一分钱,你每个月打给我的一万块,我都存着,因为,我认为,我有能力养活自己,不需要你将我当金丝雀养着,你的父母,喜欢吃我做的家常菜,我即使再累,再不喜欢,我也要笑着给他们做一桌子饭菜,因为我也将他们当做自己的父母。”季温颜隐忍了多年,此刻一丁点都不想再忍下去了。

  “别把自己说的那么高尚,你这么做,不过是为你父亲还债而已。”顾北辰冷嘲热讽道,但是不解气,一把将女人从床上给拖拽了下来。

  季温颜本就虚弱,哪里受过这样屈辱,身子被甩在冰冷的地上,小腹那里就隐隐作痛起来,脸色惨白。

  “别他妈的给我装柔弱,怀着野种,还想在我妈的面前邀功,让人恶心。”顾北辰嫌恶的呵斥,一脚踢向女人的肩膀。

  “痛。”季温颜绝望的喊道,狼狈的往外爬。他根本听不进她任何的话。

  “贱人,话还没说完,你往哪里跑。”顾北辰气急败坏的吼道,又是一脚踩在女人的背部。

  季温颜从未想过,平时只是冷淡对待自己的男人,发起怒来这样恐怖,她什么也没做,却要承受这样不公平的待遇。

  “我说过,我没有跟男人上 床,代孕的事情,我……”

  “还有脸说,你还有脸?你就那么空虚寂寞冷吗?那么喜欢玩男人,可以跟我说啊,我给你安排很多的男人。”顾北辰阴沉着脸,情绪已经无法自控。

  他从前并不是这样的人,但那场车祸,让他失去了作为男人最重要的一丝尊严,于是,他变得暴戾又敏感。

  季温颜只想逃,逃得远远的,见隔壁的房间空着,于是像是抓住了最后的救命稻草,“救我,救救我,救我和孩子。”

  即便她也不愿承认自己代孕了,但她潜意识的想要保护自己跟孩子。

  “哥,那女人在流血。”病床上的陆若婷,见到季温颜,吓得连忙喊一旁给他削水果的哥哥。

  陆黎川放下手里的水果刀,目光淡淡的瞥向门口一身狼狈的女人,衣衫凌乱,头发披散着,嘴角还有血渍,身下也有红色的液体。

  冷硬的内心,似乎也被波动了一下,但仅此而已,薄唇冷冷的开口,“请你离开,不要打搅我病人的休息。”

  “哥,你怎么能这样,她很可怜。”陆若婷担忧的说,说罢就要主动起身。

  “不许动,你刚刚做完手术。”陆黎川冷声呵斥,一把将女人按到了床上,不悦的目光看了眼门口的季温颜。

  季温颜爬着想要站起来,身后残忍观望的丈夫顾北辰又一次上前,掐住她的脖子,“孩子的父亲是谁?说,你若不说,我今天就弄死你。”

  陆黎川的唇,微微动了一下,眼底都是不屑,原来是个出轨的女人!只是丈夫的表现太过激烈,但这些,跟他毫无关系。

  “我…我不知道……”季温颜绝望的开口,窒息的感觉那么清晰,这一刻她在想,如果她死了,顾北辰也不会有一丝的可惜吧。

  是她傻,将他当做丈夫,可他从未当她是人,原来如此,原来如此啊。

  “贱人。”说罢,顾北辰又是一个响亮的耳光打了过去。

  季温颜脑袋嗡嗡作响,连着睁眼的力气都没有。

  “哥,你再不出手,她就要了。”陆若婷心地善良,哪里容忍的了这样的人间惨剧。

  女人出轨就出轨了,离婚就好,这男人一丁点风度都没有,让人可恨。

  “哥,你再不帮帮她,我再也不理你了。”陆若婷威胁道,同为女人,眼底都是着急。

  “你安静躺着,不许再说话。”陆黎川冷声说完,就径直走了过去。

  此时,顾北辰又一次下毒手要打女人,被陆黎川一下子给挡住了,“要打自己的女人,关上门回去打,你在这里胡闹什么。”

  “你最好别管闲事,这间医院一半都是我投资的,我爱在哪里打女人,就在哪里。”顾北辰恬不知耻的说道。

  “如果你继续这样嚣张,我想明天,这家医院就不是你的了。”陆黎川声音冷冽,没有一丝温度,却让人不寒而栗。

  顾北辰也算是名流圈的人,什么样的人没见过,可跟前的陌生男人,虽然穿着讲究,气质不凡,却从未听说过。

  此时的季温颜,早已失去了意识,只是隐约知道,有人出手帮她了。

  “你算什么东西,在威胁我?”顾北辰不知死活的说。

  陆黎川没有跟他废话,他随手拿出手机给谁打了个电话,简单说了句,“我要收购仁德医院,最快的速度处理好。”

  顾北辰顿时脸色一变,想要说些挽救的话都来不及,“你……你凭什么。”

  “对于你这样的人渣,我不想多再看一眼,马上消失,你再废话一句,就不是一家医院那么简单了。”陆黎川冷冷道,绝不是开玩笑的话,以他的能力,就算收购整个顾氏集团,也只是几天时间的问题。

  顾北辰狠狠瞪了季温颜一眼,负气离开。

  季温颜以为自己死了,因为那样的噩梦,应该只出现在地狱里。

  可是,当她睁开眼的时候,周围很安静,一切看起来还是那么的美好。

  装饰典雅的房间里,蓝白相间的墙壁看起来都很舒服,她刚刚坐起身,一个清丽的女孩就走了进来。

  “天,你终于醒了,太好了。”陆若婷激动的上前,给了季温颜一个拥抱。

  陌生女人的举动,似乎一下子温暖了她的心,季温颜感激的看着女孩,“是你救了我吗?”

  一说话,才发现自己嗓子干涩难受极了,受了这样的创伤,她又下意识的摸向自己的肚子。

  “恩恩,你别说话,听我说就好了。”陆若婷拉着她的手,热情的说,“那天,你伤的很重,差一点肚子里的孩子就没了,幸好,幸好我哥神通广大,找了最好的医生给你,虽然救活了你们,可你好像一直不肯醒来,昏迷的时间,都赶上我住院的时间了。”

  “谢谢你们…我”。季温颜不知道该怎么感激对方,心底同时庆幸那个无辜的孩子还活着。

  “我呀,就是路见不平拔刀相助,我最见不得打女人的贱男人了,如果可以,当时我都想杀了他。”陆若婷恨恨的说道。

  “真的很抱歉,那天打搅你了,你也是病人,还要为我操心。”季温颜不好意思说道。

  “我还好啦,就是子宫里长了个瘤子,良性的,切了就没事。幸好那天让我碰见你了。”陆若婷心有余悸道。

  陆若婷噼里啪啦的说了一堆,正兴起的时候,忽然一个电话打来,她听完后,只好拉着季温颜的手,“抱歉啊,我现在有点事要处理,你呢,别想其他的,就安心在这里养病,对了,我哥哥叫陆黎川,看起来很冷漠的样子,其实他人很好的,相处久了就会知道,你别被他的外表吓到了就行。”

  “恩恩。”季温颜点头,脑海里回忆起那天见到男人的情景。

  冷冷的,拒人于千里之外,可真正帮她的时候,又特别的雷厉风行,让不可一世的顾北辰都灰溜溜的走了吗?

  别墅里很空荡,没有佣人,跟她居住的环境一样清幽。

  季温颜并未打算继续打搅那两个好人兄妹,她躺了一会,等自己的身体能够有下床行走能力的时候,就离开了房间,找到书房,拿了纸和笔,留下自己的联系方式和感谢的话语,就正要离开。

  季温颜刚刚踏出书房的时候,忽然,背后传来一道非常冷的质问,“你进来干什么?”、

  季温颜吓了一跳,转身就看见暗处,男人走了出来,他的相貌非常的俊美,身形高大,穿着手工定制的西装,气质儒雅,宛如贵族的王爵。

  季温颜后来时常想,就是这一刻,便是一生的爱恋开始。

  “如果你不解释清楚,我完全可以怀疑,你进来的目的不单纯,你那天出现在医院的时候,也是别有用心。”陆黎川盯着女人道,说实话,各种法子想要靠近他的女人,想要窃取商业机密的手段,他见过无数次。

  而她这样的方式,他并不觉得另类,还有点反感,本身,他不喜欢背叛,一个出轨的女人,更不值得同情。

  季温颜一时语塞,指了指桌子上的纸条,“我……我打算进来留言给你们,哪知道你居然在家。”

  “留言?哪有?”陆黎川目光循着女人的方向看去,那里空空如也,根本没有所谓的纸条。

  季温颜也是楞的瞪大了眼睛,一口气冲过去,“怎么没有了?我刚刚明明放在这里。”

  她看了看周围的环境,一下子想到什么,“可能是窗户没关,纸条被吹走了,我一时大意,没想到要压着。”

  “怎么,离开了,还想编个体面的理由?你着急离开,我不得不怀疑你。”陆黎川冷冷道,第一是因为不相信女人的话,第二更是因为她身体还没康复不可以乱跑。

  “你到底想怎样才肯相信我?我急着离开,是不想打搅你们,还有我的医药费,我会按时还给你。”季温颜急红了脖子。

  “医药费?”陆黎川勾起唇角,仿佛觉得很可笑,同时也感到意外。

  “恩,既然你在的话,你报个数给我吧。”季温颜追问道,几乎不敢看男人的脸,他是不是出生就没有表情,笑神经线不存在?

  “也不多,七八十万。”陆黎川随口说道。七八十万对他来说,就像是七八块钱那么简单。

  “额……我到底经历了什么?要那么多钱。”此刻,季温颜不得不怀疑男人勒索了,可他住这样的别墅,不像是缺钱的人啊。

  “季小姐如果还不起,就留下来肉偿。”陆黎川绷着脸道。

  “肉偿?你在说什么?你对一个孕妇?”季温颜羞愤的瞪着男人,他说下流话的时候,居然也是那么的一本正经。

  “季小姐在联想什么?所谓的肉偿,就是当家里的保姆,我再禽兽,也不会对一个孕妇有兴趣,你大可放心。”陆黎川泼冷水道,冰山脸没有一丝的温度。

  “八十万,得做多少年的保姆才能还清……”季温颜心底嘀咕着,她怎么无端端的又惹了一身债务,而且又是一个男人。

  脑海里,想起顾北辰那张脸,心口又蓦地一痛。

  “回房间好好睡觉,明天开始,将房子整个打扫一遍,我下班后会验收。”陆黎川没在说其他话,关上了书房的门。

  他走到书桌前,见到一张便签,果然是女人留下的,字体非常的娟秀工整,一如她的本人,只是外表看起来很正派的女人,居然也会出轨吗?他心底不由得留下疑虑。

  这个女人,在他心底,逐渐形成了一个迷,她美丽,又坚韧,还充满了神秘感。受到那样的遭遇,醒来后,她还能露出浅浅的微笑…

  陆黎川潜意识的,将纸条放入抽屉保存起来。

  季温颜想到暂时不能离开,只好灰溜溜的回到房间,衣橱里,摆放着几件当季的衣服,看码子,分明就是她能穿的,陆若婷个子高,也比她稍微胖点。

  角落里,她的手包居然安静的躺着!那么,她的手机呢?想到自己昏迷那么久,父亲如果联系了自己,发现自己出了事,又该怎么办?全篇摘自 公众号:绝地书迷

  书号:季温颜

  更多前往绝地书迷用书号找到全篇

  顾北辰会不会将气撒在她家里人的身上呢?

  
提供代孕的公司有哪些 有哪些代怀孕机构

标签: 女人男人

Copyright © 2004-2025 烟台麻秸助孕网 网站地图 [设为首页] [加入收藏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