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烟台代孕 > 广州助孕 >
国外代孕:婆婆代孕风波专业上海世纪代代孕
文章来源:http://www.majienuo.cn  发布日期:2019-12-06

  

  图片发自简书App

  月光下孤独老父的身影,让珍爱无比心疼。一嗦一嗦的火亮,能闻见呛鼻的烟味,如果老妈在,一定又直咳嗽,而院里的木墩就成了爸吸烟的固定场所,只是在这个时候,老妈一定要把他喊回屋了,秋天的八点已经很凉,珍爱沉浸在无限的回忆中,是天上的流星打破了这寂静。

  “爸!快回屋吧,别再感冒了!”

  “嘘!你妈在天上看着呢,让我再陪她坐会儿!我再待会儿!”这话让站在门口的珍爱直打冷战,不禁起了一身鸡皮嘎达。

  老爸总是这样,总爱跟人扭着,妈临死前就这样告诉过珍爱,尽量顺着他,这是令珍爱最头疼的。

  “爸!你又吓我,如果我妈回来,准又批评你,嫌你抽烟太多。”

  “是啊!老太婆,叨咕了一辈子,我听了一辈子,烦了一辈子,这突然不烦了吧,还不适应了!”

  “别想那么多了,我不会扔下你不管的,这老屋就先放着,明天你就跟我走!”

  “不去,我哪也不去,这身体还好,等不行时再说”

  “爸!这回,你可得听我的,建明走时再三嘱咐,家里把你住的地方都弄好了!”

  “那我也不去,没有自己自在。”边说边起身往自己屋走去。

  其实,爸还很利索,看身形、走路都还不亚于年轻人。可珍爱还是放心不下,于是转身跟爸进了屋。

  “爸!虽然你身体好,可是,妈这一走,你太孤单了,再说,建明是大队书记,很关注空巢老人的事,你可得支持他的工作。”珍爱不得不使出“杀手锏”,因为老爸向来喜欢这女婿,更在意他这“官衔”。看老爸不说话,珍爱知道,老爸这是同意了!

  “爸!睡吧,我不能再请假了,后天该回去上班了,明天上午我帮你收拾一下,你就跟我走!”

  躺在炕上的珍爱,就是打怵老爸这倔脾气,心眼不坏,但惹别人生气倒是常事,自己的闺女知道,可还有个女婿和婆婆呢!珍爱这样想着,也迷迷糊糊地睡着了!

  第二天早晨,简单和老爸吃过早饭。开始收拾老爸的日用品,本打算挑好的,各季节拿上一套,可倔强的老爸是啥都要拿。

  “把你妈给我做的棉袄、棉裤都给我拿着!”

  “用不着了,到时我再给你换新的,现在谁还穿做的呀!”

  “不行,我就穿做的,快给我装包里得了,再磨叽,我不和你去了?”

  珍爱只好摇摇头,依着老爸。我这就打电话让建明来接,边说边掏出了手机。

  “不用,不能耽误他工作,这两个包,咱俩一人拎一个走到车站。”

  珍爱是一脸的无奈,两个大行李包,需要扛着走一里多路,她想都不敢想,那姿势得有多丑。

  刚走出一会儿,珍爱就大喘气了,她才不愿意把那么大个包扛起来,胳膊就夸在包带里面,勒得直麻,走起路来直碰大腿。

  老爸在前面还直催“你这孩子,还不如我这老头子了。快点,这地方一天就这两趟车”

  此时的珍爱已满脸通红,老爸已落出她好远。

  好不容易到了地方,可等车就等了二十多分钟,老爸总是这样,啥事都好着急。但这六十多岁的老爸,身体还真是不错,虽然已掉了大部分头发,脸上已印有这个年纪应该有的痕迹,松懈的皮肤还是透着红光,还是让珍爱欣慰的。

  车程大约一个小时左右,看老爸脸上露出的笑容,他还是乐意跟闺女来的。

  珍爱家住的是近郊,不是楼房,有园子种菜,离市里还近,老爸平时就爱赶集上店,打听城里的变化。外加,喜欢打听女婿的工作,时不时还要提点意见啥的,感觉他自己很有用。

  不知不觉,珍爱和老爸已经到站。远远地老爸就看见建明的车停在路边“我女婿真好,我啥时候到他都知道”珍爱不禁暗自偷笑。因为下车还有一公里的土路,他很怕再和老爸走上一程,早就偷发了信息,爷俩大概几点到站。

  看见老爸下车,建明赶紧接过包“老爸,这一路累坏了吧!”回头一瞄,没想到珍爱手里还拎着一个“老爸这家底还不少啊!”

  “那是啊,这丫头还不让带呢,你爹我不穷!”

  “是啊!快上车吧,爸!我妈在家都好饭了!”

  “啊!亲家母知道我来能不预备点好吃的吗!哈哈”

  几分钟的颠簸,就到了珍爱家。

  “诶呦!这亲家公身体还不错嘛?”婆婆主动打招呼。

  “谁说‘错’了,再活个十年二十年没问题,怎么我一进门,你就盼着我身体不好啊!我长寿着呢!”珍爱看了老爸一眼,真是没办法啊,幸亏建明早就和婆婆说过“别和这个老丈人一般见识”

  这话真是让婆婆不知咋个接法,只好转身进屋,掀去桌上各道菜盖着的盘子“来,亲家!我做了你爱吃的红烧肉,头两天还特意买了些肉皮,熬了些皮冻,快尝尝我的手艺咋样?”

  “自己家人,不用这么客气,别把我当客待啊!”

  “建明!快,陪你爸喝点儿”

  “妈!你也坐吧,别忙乎了,今后都是一家人了!”

  “还是我女婿说话好听!”

  “爸!最近你血压不稳,还是别喝了!”

  “你别管我,这你妈刚走,你又管我,不让我喝,我偏喝,来!建明,给爸倒上!”

  “小爱啊,今天,爸高兴,你就别管了,又不是在外面,我们爷俩还能喝多咋的!”

  “还是建明懂事,我先吃块肉”边说边夹了块肉放在了嘴里“别说,这红烧肉做的还真有你妈做的那个味,亲家母,手艺不错啊!”

  “谁说‘错’了,本来就好吗!”顿时,大家面面相觑,然后“哈哈”大笑起来,而老爸却像是说错了话啊孩子,红了脸,低下了头。

  珍爱先吃完,放下了碗筷,她惦记着老爸的住处。忙到上屋看看,这是曾经他和建明住的房子,自从盖了这新房,便做起了仓房。这次,建明请人足足收拾了两天,蓝色小花的壁纸,雪白的天棚,中间一节能灯。大小合适的电视,炕边的矮柜上摆着水杯,水壶,还有老爸平时爱喝的花茶,就连烟灰缸建明都预备好了,地下一简易柜,足能装下老爸所有的衣物。

  珍爱激动得差点流泪,她太感谢老公,如此费心的布置了。不知啥时候,建明领着老爸也过来了。

  “爸,你看这屋建明给你收拾得多好!”

  “给我住啊?”

  “是啊!是不是太高兴了?”

  “我不住这,我要住大屋,我是老子啊!凭啥住小屋啊?”

  “爸!你就别矫情了,我早先不就住这屋吗?”

  “早先是早先,反正我不住!要住你们住。”

  这可真是为难了珍爱,气得回了屋。

  “瞅瞅,我这刚来就不行了吧,那明天我回自己家”

  “别,爸!别和自己闺女生气,你住我们屋,我和小爱搬这屋来,你看行不?”

  “这还差不多,给你点面子,我不走了!”

  这倔脾气的老爸,今天珍爱是彻底领教了“建明,苦了你了,谢谢你理解我啊!”

  “老人嘛,就得像小孩一样哄,老爸刚来咱家,很怕咱不把他当家人看,你没觉得吗?”

  “是啊!他是在找自己的存在感啊!以后你好好跟妈解释,我就怕他说话惹咱妈生气!咱妈守了你这么多年,待我像亲闺女似的,我可不忍心她因为我爸而委屈了自己!”

  “没事啊!睡吧,今天睡这屋,再回忆一下咱俩的新婚也挺好……”

  一夜无话,第二天,老爷子早早起来,看园子里种的白菜还没拔,就嚷嚷“都啥时候了,这白菜还长在地里,真不是正经庄稼人啊!”

  这时,老太太也起来上厕所,看这老头就在厕所旁还没好意思进去“亲家啊!这早晨怪凉的,你还是先回屋吧,等吃过早饭,霜下去,我就拔白菜。”

  “这么大岁数了,这还得我提醒,看来这家啊,真缺不了我啊!”说着进了屋。老太太松了口气,再待会可真要憋不住了。

  老太太解完手,总要抱些柴火回屋准备早饭,正巧,老爷子赶上“这建明啊,怎么还不起啊,来吧,这活给我吧!”

  这刚走出门的建明看到这一情景还很高兴,回屋就跟珍爱说“你说,我咋从来就没想过心疼妈呢,这你爸来了还能帮我妈一把,真挺好!”

  “是吗?我爸她干啥了?”珍爱听老公这么感慨,也醒了。

  “抱柴火呢!”

  “啊!这不算啥事,在家都习惯了!”

  一晃来到了冬天。

  “爸!我今天去集上,看看有没有卖木头的,你去不?”

  “去!太好了,我都憋多长时间了,那个集我还熟悉!”

  “妈!需要买啥不?”

  “没啥买的,再给你老丈人装点酒!”

  “好嘞!”

  到了集市“建明啊!这地方我熟悉,我到处逛逛,你别找我啊!万一走散了,我自己坐车就回去了。”

  “行,那自己小心点”

  老爷子直奔商场,建明也有点奇怪,也没太往心里去。

  这一家挨一家的摊床,老爷子走了一家又一家,眼睛直盯着中老年妇女穿的衣服。

  “大爷,您这是要给老伴买衣服啊?看看吧,我家货最全了,年纪大的穿着显年轻,年纪小一点的,穿着显沉着”

  “这闺女真会说话,那你帮我选选六十岁的老太太,身高跟我差不多,稍微胖一点,脸色挺白的,你看能穿哪件?”

  “那你看这件咋样?”说着拿出一件深红色,底边略带黑色装饰的夹克。

  “这是不是有些艳啊?”

  “不艳了,大爷,现在的老年人都喜欢往年轻打扮,给老伴买,就得买新鲜色的,她才高兴,才喜欢呢!”

  “是吗?那给我包起来吧!”老爷子平生第一次给女人买衣服,心就像揣个小兔子似的。不为别的,就冲刚到闺女家给人家的“下马威”还有老太太帮他洗的衣服,他还真是要感谢人家,虽说是倔,却也知道哪凉哪热。

  这建明找不到老丈人,自然是早早回了家。路上遇到前任书记“李书记,您这是去哪啊?我捎你一程啊?”

  “不用了,看好家得了!”

  建明知道这还是生他的气,也不好再说什么,可没听明白他的后半句话。

  其实,屯里人都在议论这建明妈和珍爱爸的事,只是他们两口子还蒙在鼓里。这李书记更是等着看建明的笑话。

  再说老爷子拿着衣服,兴高采烈地奔车站走去,看见路边,有女人试着往手上摸的手油,他想,我也得买一个,老太太天天做饭,手都裂了,准是需要这个。

  老爷子回到家,已是下午两点,偷偷把衣服藏在怀里,塞到了自己的被底下,就等着闺女和女婿不在家时再拿出来。

  可正巧就被提前下班的闺女看见了“爸,你买的啥呀?还往起藏。”

  “没……啥,没啥!”

  这一向说话嘁哩喀喳的老爸今天怎么还结巴了呢,抱着怀疑,珍爱走近那被子,并假装去掀开它。

  “真没啥,”老爸一边挡着一边顺袖筒里露出了手油“就这个,我看别人都抹,就给你买了一个。”

  “爸!怎么这么惦记我了呢?这屋明显少了烟味啊!”

  “从小我就惦记你啊,你个没良心的。我咳嗽,不抽烟了,不行啊?”

  “行啊!老爸,是什么力量能让你忌烟?太不容易了!”

  “你这丫头,又开始管我了是不?赶紧出去”说着就把珍爱推出了房间。

  到了晚上,小两口开始议论“建明,我看这些天,咱妈的脸上总是洋溢着笑容!”

  “妈性格好,不总是那样吗?你又瞎捉摸啥?”

  “不是,你没看她渐胖吗?”

  “胖咋了,发福了呗!”

  “诶呀,你太笨了,今天我爸偷偷往被底下藏东西,我一诈他,他说给我买的手油,你看那不在那儿呢吗!他怎么会给我买这东西?”

  “你是说,我妈和你爸?”

  “我看有可能!”

  “可别瞎说了,赶紧睡觉,竟想些没用的!”

  一个月,两个月过去了,这老太太的肚子还真是渐长,越发证明了珍爱的话“莫非你妈还要给你填个妹妹?”

  “别说了”此时,建明也冒汗了,心里也没了底。

  “要不,你问问咱妈?”

  “我不问,那是你妈要问你自己问吧!我可不介意再多个小的!”

  “都什么时候了,你还说风凉话!”

  春天,老太太在外面开点荒,老爷子准是乐不颠地跟着,屯里人更是指指点点。这话传到了李书记的耳朵里,岂能错过整治建明的好机会,直奔建明家走来。

  “建明啊,你这书记是咋当的啊?自己妈都管不了,你还管谁啊?”

  这刚要上班走的夫妻俩,开门就遇这一出。珍爱受不了了。

  “李书记,有话说到明处,我妈她咋的了?”

  “还咋的了,挺个大肚子,你们没看出来呀?成天跟亲家在一起,咋样,肚子大了吧,还让我说啥?”

  “你放屁,我妈就是胖了!你嫉妒我,就想往我头上扣屎盆子”

  正吵着,老太太回来了,也听出了端倪“李二坏,要待就待,不待赶紧滚,别上我家撒野来”

  “不服啊,不服这就上医院化验去!”

  “去就去,这么大岁数我怕啥?没做亏心事不怕鬼叫门!”

  建明哪还有心思上班,拉上妈和媳妇,这李书记还非要跟着。硬是把老太太逼进了医院。

  经医生检查是子宫肌瘤,当时就做了手术“你们怎么才来?都比鹅蛋大了!”医生责怪地数落家人。

  “这落后的农村,以为肚子大,就是代孕了呢,还没听过这稀奇古怪的病。”李书记把话接了过来。

  “农村人都这样啊,不到万不得已,都不来医院啊!”

  全家人算是松了口气,老爷子硬是向“李二坏”要精神损失费,说损坏他名誉了,可李书记却说“要不是我逼着她去医院,这病还耽误了呢!”


代孕妇专家
Copyright © 2004-2025 烟台麻秸助孕网 网站地图 [设为首页] [加入收藏]